网站首页 >> 退房须知

奇门散手 第六百四十一章赤裸裸的阳谋

2020-03-28 来源:福州租房网

奇门散手 第六百四十一章赤裸裸的阳谋

哄笑的同时,在场的中国修士很恼火也觉得很憋屈。除了有资格走进会议室参与会议的各门派代表,外面还有不少散修在观望等待,等待研究结果公布。这些天下来,他们也没闲着,多次派人下湖。可那结界端的邪门。现在已经基本可以肯定,是古时的玩意儿。

古时的奇门江湖,各路高手有如过江之卿,堪称百家争鸣。整体实力要比现在强百倍。随着时间流逝,历史变迁,现如今的奇门江湖早已没落。各种典籍残缺的厉害,甚至很多传承早已断绝。这种情况下,遇到古时的结界阵法,被难住很正常。

可外国人不理解,中国的强大,早已根植在他们的骨子里。十字军东征,西方精英几乎全军覆没,埋骨东方。这种惨烈教训影响了一代又一代。所以教廷一贯认为有中国存在的东方是神的光芒照耀不到的罪恶之地。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虎死余威在。除非你们中国人在玩心思,否则,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一座结界就让你们拖延至今。

“先生们,先生们,请稍安勿躁,我们大家聚集在此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不是增加彼此双方的矛盾,不需要彼此敌对,这对大家都没好处不是吗?我想,菲斯爵士的心情大家都很理解,当然,中国朋友也是出了力的△↙,..,这diǎn我们大家有目共睹。但是我想説的是,先生们,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琼斯上尉説我们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是的。万里迢迢来到中国,不是为了等待。因此,我对我们亲爱的中国朋友有个提议,当然这个提议不是苛刻的要求。而是一个非常可爱的提议。”

英国人,一贯自诩为贵族中的贵族,言行一副绅士做派,道貌岸然,即使他们满肚子坏水渣滓,这位来自英俊的年轻人就来自英国最古老的圆桌骑士,传説该组织为亚瑟王亲自创建,由他麾下的十大骑士的后裔延承至今,英国最强大的力量。

“哦,恩斯安男爵,英女王去年亲自册封的新晋爵士。很好,説説你的提议!”

白胖子十指交叉,双臂摆在桌子上,斜着眼睛瞄着这位西装革履金发年轻人。江湖上讲究论资排辈,前辈在场,小辈不得发言,身份不够。但恩斯安来自圆桌骑士,这种背/景弥补了他的年龄和资历上的差距。所以他出面发言,也没人觉得突兀,觉得他不够资格。况且,现在的奇门江湖上妖魔鬼怪众多,看人绝对不能单纯的看其表象。保不准年轻英俊的恩斯安就是像琼斯那样的妖孽。年龄,只是唬人的一张皮而已。

“白先生,中国特勤局的精英干将,您能代表您周围的诸位同道吗?”

这话很诛心,不乏挑拨的用意在里面,自古以来,官府与江湖就是天生的对头。diǎn出白胖子官方的身份,其实不用他特意提diǎn,在场的中国修士基本上没有不认识在座的这胖子的。只是这种场合,如果同意他白玉堂代表诸位同道的话,岂不是代表官府的威望压住了在场的诸位江湖好汉的名头?

原本无事,但一想一琢磨,就是有事。尤其是一些视名头重于生命的江湖人。

恩斯安很了解人性,尤其是中国江湖人的性子。金发碧眼,笑容可掬,俊朗的外表下原来就是一条暗呲獠牙的毒蛇。

“这胖子是我多年的方外知交,忘年好友,他的为人品性和尚我信得过,就让他代表在座的诸位又有何难?”説话语速很慢,声音带有浓郁的地方方言特色,随着目光望去,是坐在不显眼角落的和尚。慈眉善目,光头白眉,年逾花甲,但脸膛红润,嫩若婴儿。值得一提的是,这和尚的白眉毛长得很有特diǎn,很长,垂到嘴角。有认识的,知道这位大和尚是来自莆田南少林。论辈分他还是现任掌门的师叔。也是在座资历最高的前辈名宿,耆老级人物。他的话份量十足。旁人当然不会有意见。老前辈的面子必须得给。何况还是声望极隆的前辈。

给白胖子挣足了面子,白胖子眉毛一挑,小眼睛眯着,説道:“恩斯安,你怎么説?”

恩斯安英俊脸庞依旧挂着迷人的微笑,单手抚胸很绅士的向白眉和尚微微鞠躬,以示尊敬。

“既然白先生可以代表这些中国朋友,那我恩斯安就代表周围的这些国际盟友”话音顿了下,环顾四周。周围响起嗡嗡讨论的声音,很快,绝大多数表示同意。恩斯安笑意愈浓,説道:“那我就代表这些国际盟友向中国朋友提一条建议。众所周知,贵国是修界大国,奇门高士不知凡几,我希望贵国能抽调阵法结界类的高手破掉湖底结界,尊敬的白先生,请不要推辞这个合理请求,也不要説您做不到。所谓同宗同源,本性相依。而且据我所知,贵国还有句俗语,解铃还须系铃人!”

“我们也可以帮忙。”

恩斯安回头看了眼説话的黑衣老者,微笑道:“很好,有日本静魂海会的诸位大师帮忙,我想这件事情就更加完美了。白先生,您的答复是?”

“好,但我需要时间。”

恩斯安一愣,没料到对方会答应的这么快,眼底闪过一丝喜色。有些兴奋地説道:“白先生您详细説明一下,您所説的需要时间是指?”

“笨,还爵士呢,理解力这么差劲。”白胖子撇撇嘴,大咧咧地説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江湖上确实有专门靠阵法起家的门派大师,但这次他们没来,没有参与这次大聚会,人家心性高,秉持正道修行,不贪不妄。所以要想请他们过来,得等几天。”

似是没听出来白胖子话里的讽刺,恩斯安眉头一皱,“几天?”随即摇头道:“不行,包括我本人在内,在座的诸位盟友恐怕也没有太多的时间耽搁。白先生,这件事情您必须得想办法。”

白胖子也摇头,态度比他还坚决,冷笑一声,説道:“我解决?我怎么解决?利用官方的身份去强迫他们?自古官府江湖不同路,仗着官身以势乒江湖同道,视为大忌。恩斯安,你想挑起我们之间的大战吗?”

声色俱厉,白胖子忽地站起,猛地一拍桌子,怒视恩斯安,室内气氛骤紧。

恩斯安赶紧解释:“白先生,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是”

“当然了。如果真的想个什么办法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他们,并且请他们过来,或许也不是不可能。”白胖子变脸比翻书还快,又慢悠悠的坐下。

胳膊肘支在环形中空的桌子上,胖乎乎的手指搓了搓,小眼睛眯成向下弯曲的窄缝,“有代价的邀请。恩斯安爵士,你明白的哦。”

“代价,不行,我们已经付出了太多。”恩斯安严词拒绝。他身边的那些洋鬼子也对白胖子怒容而视。来你们中国,已经掏出一笔入境费用了。还要?真当我们哪儿是奥利匹斯神山啊,遍地到处都是金苹果?

可恶的中国人,贪婪的黄皮猴子。

这些外国人恨白胖子恨的压根痒痒。

白胖子老神在在。不慌不忙,耸耸肩,摊摊手,説道:“那就没办法了,只能一diǎndiǎn找,中国这么大,谁知道他们隐身在何处仙家宝地修炼呢。”

意思明摆着,不陶diǎn干货出来,那咱就在这儿耗!

反正这是我们自家地头,等得起,耗得起。最好把你们这些外来户都靠走,然后我们关起门来自己研究古墓里面到底有些啥玩意儿!

阳谋,典型的阳谋。敲诈,赤裸裸的敲诈。

明知道,但不能不接招。

恩斯安气得脸色深沉,“容我们商量一下。”

最开始的时候,会议室里的这些人,不分国籍种族宗教派别,大家围着环形的桌子而坐。前后分成了几排。

但现在,明显分成了两派。

中国修士一派,其余的那些各国杂毛一派。

乍看上去,中国修士这一派势单力孤,人数也少。而对面呢,黑压压一群,几乎上百人。聚集在一起,气势惊人,尤其是怨气聚集,更惊人。

可在场的这些中国修士依旧嘻嘻哈哈,该説説,该闹闹。这等好事,千载难求。这些外国土鳖是自己腆着大脸上门送钱,不要都对不起他们。

现如今修炼靠什么,资源!

有资源不掠,那就是对比起自己!

“老鬼,等下该你上场了。我出去一下。”|白胖子凑近鬼见愁低语。

鬼见愁烟袋锅子朝着小湖方向比划了下,白胖子diǎndiǎn头。

鬼见愁嗯了一声,继续吧嗒吧嗒的抽。他自己独处一片地方,周围几乎没人,烟味太大。熏人。

白胖子背手走出会议室,下楼。站在招待所门口仰头看天。天空漆黑,无星,少月。

心里在念叨。唐宁啊,胖爷能做的都做了,接下来可就都看你的了。得抓紧啊,拖不了多久了!

脑卒中是脑梗吗徐州妇科医院哪家好小儿积食会拉肚子吗

菏泽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小孩汉森四磨汤的功效
怎样治疗口腔溃疡
TAG:
友情链接
福州租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