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租房准备

帝龙道第一百章摊牌

2020-08-07 来源:福州租房网

帝龙道 第一百章摊牌

翼家议事大厅。

二长老翼南山裂开嘴大笑道:“我就説嘛,这xiǎo子后边肯定有个师傅。不然怎么可能修炼得这么快?我翼家有福,翼家有福了,哈哈哈哈。”

三长老翼南岳苦笑了两声,想不到啊,以前自己百般为难的少年,一转眼就成了翼家的拯救者。翼南空也呼出一口气,忐忑不安的心逐渐镇定下来,问道:“那凌云宗那些人?”

“都死了。”翼神龙摊了摊手,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

翼南空等人相顾骇然,强者不愧是强者啊,果然暴力。转念一想,有这等强者庇护,即使凌云宗有着玄金战士坐镇,又能奈翼家如何?

翼南空两眼露出热切的光芒,道:“翼神龙,现在这位前辈人在何方?他对我们翼家有庇护之恩,虽然我们拿不出什么来报答这位前辈的恩情,但是于情于理,我们都得当面对这位前辈表示感谢才行。”

二长老和三长老也是一脸期望。

翼神龙却摆手道:“他老人家整天神出鬼没的,一个月也见不到几次,向来是他找我,我却没办法联系他。而且就算是他在这里,他也不会见你们。他性格极为古怪,曾经发誓説绝不插手凡尘俗事,家族争斗,只想做一闲云野鹤。这次如果不是我苦苦哀求,他多半是要坐看翼家灭亡后,带我远离天风王国。”

翼神龙説谎从来不打草稿,都是张口就来。他非常清楚翼南空和两位长老想见他所谓的师傅的意思,一来是感恩,二来是对强者的仰慕,其实最重要的还是想和这所谓的师傅建立一定程度的友谊,只要获得这位神秘强者的帮助,什么黑风强盗团的,还不是弹指飞灰湮灭,翼家的地位必定逐日水涨船高。如果真有这个师傅,翼神龙倒无所谓,见就见呗,但问题是,这个师傅是捏造出来的,见什么啊?

所以翼神龙直接将自己这位所谓的师傅描述得性格怪癖,不理俗事,神龙见首不见尾,让翼南空和两位长老直接死了这条心。他可不想让翼家的高层产生依赖的惰性,这个虚假的所谓的神秘强者是不存在的,万事还要靠翼家自己。

翼南空和两位长老果然一阵失望,翼神龙确实是看透了他们的目的。本来以为天见可怜,老天终于给了翼家一次崛起的契机。可是看这位神秘强者的意思,根本就不想理凡尘俗事,家族争斗,能救翼家一次还是看在翼神龙的面子上,天知道下次如果翼家再次遇到大难他还会不会再出手。

转念一想,翼南空等人也怪自己太过贪婪,人家已经破了自己的誓言,出手救了翼家一次,而且拜他所赐,翼家时来运转,生机勃勃,彻底渡过翼南天倒下的危机。翼家得了如此天大的好处,还要奢求什么?

想通了的翼南空和两位长老翼南空和两位长老心情大好,脸上笑得跟朵花似的。祖阁里边浇满油的柴火可以撤掉了,那可是个危险东西,一个火星就能让翼家传承数百年的祖阁化为飞灰。藏在方谷的一帮翼家优秀少年也可以召回来了。身为族长的翼南空已经敏锐地察觉到了翼家兴盛的契机,在九凤商会的特别扶助下,翼家在商业方面想不死灰复燃都不可能。接下来就是整顿人手,收拾白石岭的黑风强盗团,把代城守这个代字给去掉了。

前途一片美好。翼神龙这个刺头看上去似乎也并不那么刺眼了。

翼神龙见翼南空等人喜笑颜开,知道火候到了。他一脸正气凛然,热血激昂道:“虽然我师傅不理翼家,但是我翼神龙是翼家的子孙,千刀万刀也割不断血脉亲情。为了更好地传承翼家的风采,为了能为翼家作出更大的贡献,我要求进入祖阁四层,修习翼家‘大崩灭拳’后两层战法。”

翼神龙终于展露出自己的目的。为什么从不正面回应翼家高层?为什么敷衍搪塞,绕来绕去?就是为了在这时机成熟的一刻摊牌。翼家的“大崩灭拳”可是传言修炼到极致可以超越皇阶低级的强大战法,翼神龙从xiǎo到大听得耳朵都长茧了,垂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做梦都想搞到手。如果按照常理,想进祖阁四层观摩大崩灭拳,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坐上翼家长老甚至是族长的位置,另外一个是成为炎月之战的践约者,否则想都别想。也就是説,以翼神龙现在的情况而言,基本没可能让他学。这块眼前的大肥肉,翼神龙自然不肯放过,所以只能另辟蹊径。丫丫个呸的,他就不信了,他为翼家作出如此大的贡献,翼家还能不让他学。

翼神龙的前半句话翼南空等人听得非常顺耳,心中不住地夸,这xiǎo子对家族还真是忠心,以前咋就没发现呢?但是听到最后一句,差diǎn就蹦起来了。这xiǎo子居然盯上了大崩灭拳!

三长老首先跳了起来,道:“不行!当真是笑话!大崩灭拳乃是我翼家镇族绝学,历来只有族长、家族长老和炎月之战的践约者才能学,别説你区区一个xiǎo辈,就是翼宣威,翼宣化,他们也不够资格学。至于炎月之战践约者,你似乎还没那个资格吧。”

翼南空的眉头皱了起来,显然他也是不同意翼神龙的过分要求。但是他沉得住气,不像三长老那样浮躁。而二长老则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翼神龙淡淡地道:“再好的绝学也是死的,只有翼家人学会了,才能真正转化为守护翼家的力量。你放在祖阁里边它还能帮你庇护住翼家,把翼家从凌云宗的爪子下边救出来?”

三长老仍然顽固地摇头道:“不行。规矩就是规矩,不能破。”

翼神龙心中暗骂一声,真他娘的老顽固。冥在龙魂戒当中张牙舞爪道:“抢他娘的,何必这么麻烦。”翼神龙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它的提议给否定了,再怎么説他都是翼家的子孙,不能太过分。而且他就不信凭着正当手法搞不到这翼家的镇族绝学。

翼神龙神色冷峻,将目光移到翼南空脸上,问道:“二爷爷,你怎么説?”

翼南空斟酌了一下言辞道:“我们翼家先辈对大崩灭拳定下死规矩也是因为这部战法实在太过重要,要尽可能地将它完好地保存下来不使之外传。我们做为后辈,擅自更改祖先立下的规矩是大不孝。但是,每个翼人都有学习这部战法的机会,如果你成为翼家的族长或家族长老的话。”

翼南空虽然説得委婉,但是本质不变,还是婉拒了翼神龙的要求。

翼神龙长叹了一声,脸上装出一片失落的样子,道:“奈何我将翼家当母族,翼家却视我如外人。我这个所谓的翼家子孙还有什么理由呆在这里。算了,我这就听师傅的话,将母亲安顿出去,从此远游他方,再不管翼家的死活。”

説完转身就走。翼南空和二长老听得眼皮直跳,这xiǎo子走不要紧,要紧的是他背后那个师傅啊!翼家的复兴大计,甚至是整个家族的性命安全可全都寄托在那位高人身上。人家一走,凌云宗再下手怎么办?翼家还要不要活了?

三长老急急忙忙地拦住翼神龙道:“等等,翼神龙,有事好商量嘛。”

翼南空也站了起来,道:“翼神龙,你是翼家的子孙。就像你説的千刀万刀也割不断血脉亲情。这里没人有丝毫将你当外人的意思,你不用太过敏感。大崩灭拳的事情太过重大,我们必须进行仔细的商讨才能给你答复。”

翼神龙diǎn了diǎn头,道:“那我就等着二爷爷的答复。我也不怕告诉你们,我爷爷早已经将大崩灭拳的第二层修炼之法传授给了我,所以无论是你们给不给我机会,所谓的的规矩都已经在我身上破掉了。几位爷爷不必在这上面死磕不放。”

翼南空和三长老两人眼皮直跳,几乎要气急败坏起来。他们知道翼神龙学了大崩灭拳的第一层寸劲,但是没想到的是翼南天的大胆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居然把第二层崩劲也传给了翼神龙。这老头已经到了视家法族规于无物的地步,太嚣张了!太混蛋了!简直是不要脸!二长老摸着光头哈哈笑道:“大哥就是大哥,行事肆无忌惮啊。”

“闭嘴!”翼南空和三长老同时大吼。二长老尴尬笑了笑,不再多説。

翼神龙暗自一笑,三爷爷翼南山向来是心直口快,直来直去,跟他爷爷翼南天关系极好,不然也不会派去镇守方谷。在翼家高层中,也就这个三爷爷对他一直另眼相待。

翼神龙沉声道:“二爷爷,该説的已经説了,我就在这里等待你们的决定。若是翼家将我视为外人,那我扭头边走,绝不留恋。”语言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如果不让他满意,他就远走他方,再不管翼家死活。

还别説,翼神龙这一番做作,威慑力就是不一样。翼南空、三长老都是眼皮直跳,以翼神龙的性格,远走他方的事情还真做得出来,这xiǎo子的脾气可是有遗传的,就是来自那混蛋翼南天。这xiǎo子连凌玄都敢当面指着鼻子骂,还有什么胆大妄为的事情做不出来?二长老倒是毫不在意,在他看来,大崩灭拳传给翼神龙也没什么不妥的。只是两位兄弟执意不允,他也不好説什么。

于是,在翼神龙**裸的威胁下,翼南空和两位长老不得不凑一起,当场商量起来。翼神龙嘴角挂着一抹微笑,他可以肯定,翼南空和两位长老不敢拒绝他的要求,因为他们不敢将自己背后那座庞大的靠山往外推。可惜啊,翼南空等人并不知道,这座靠山根本就是子虚乌有,轻地跟纸一样,一阵风就能吹飞。不过在真相大白之前,这轻得跟纸一样的靠山却又重如泰山。这就是翼神龙制造的“虚假的势”的成功之处。

大约过了一刻钟时间,翼南空和三位长老终于顺利地达成了一致意见。翼神龙开口问道:“二爷爷,我们就别浪费时间了,直接告诉我答案吧。你们给不给我大崩灭拳?”

翼南空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翼神龙心中一咯噔,难道这些老顽固还真要抱着祖规进棺材?那样的话他可就不得不采取最后的手段了。就在翼神龙心中做着不良打算的时候,翼南空开口道:“大崩灭拳我们不能给你,但是我们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哦?什么机会?”翼神龙心中一动。

翼南空道:“大崩灭拳是翼家的镇祖绝学,向来只传授给族长、家族长老和炎月之战的践约者。你现在自然是无法成为一族之长或是长老的,但是未必不能成为炎月之战的践约者。説起来,三四个月前你就在翼城的角斗场当场约战幽天王朝的北冥少王,成为践约者想必也是你一直以来的夙愿吧。”

翼神龙眼中异芒一闪,道:“幽天王朝我是必定要去一趟的,三年后的炎月之战,我也是必定要应约而去的。只是你们要如何才承认我是这一代的践约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一代的践约者应该是翼昆山吧。难道让我跟翼昆山决斗?”

翼家每一代都会选出一位最为优秀的少年作为炎月之战的践约者进行培养,家族将大量的资源尽数堆积在他的身上,将全部的期望寄托在他的身上,让他代表翼家,进行十八年一次的炎月大战。翼神龙九岁之前便是内定的炎月之战践约者,但是废体事件后,践约者这个资格便被剥夺,取而代之的是翼南空的嫡孙翼昆山。

翼神龙与北冥少王订下三年之约,倒是忽略了践约者这个问题。现在説起来,翼家年轻一辈第一人翼昆山方才是名正言顺的炎月之战践约者。

;

六安看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孩子积食的表现
赤峰白癜风医院哪家较好
TAG:
友情链接
福州租房网